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谁会是长葛的“钢筋调直切断机大王”?老城镇这个“卖菜的”…

“你创业的原因是啥?”

“刚开始是想赚钱,现在我想做长葛的钢筋调直切断机大王,让长葛的建筑机械品牌闻名全国!”

谈起创业缘由,家住老城镇东关社区的王永钢仿佛重回年少时代。

不可否认,从33岁重拾年少时的创业梦,创办盖瑞机械开始,今年44岁的王永钢在这条创业之路上已收获满满,尽管历经了在洛阳被刁难等很多困难。

现在盖瑞机械仓库内,整齐放置着各种型号的钢筋调直切断机。28年前梦想着靠蔬菜批发打拼出一片天地的王永钢,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能生产出这样的机器。

“蔬菜受天气影响太大,啥菜行情会变好,啥菜行情会变差,没人说得准,这让我吃了不少亏。”

王永钢创业致富的念头儿由来已久。1991年,刚满16岁的他便离开父母的荫蔽,带着创业致富的梦想独自干起了蔬菜批发生意。那时他的梦想是在长葛蔬菜批发市场上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我父母都是菜农,从记事起我就跟着他们种菜、卖菜。”王永钢回忆,“所以十六岁离开学校后,我做蔬菜批发生意几乎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父母干这一行,全家人都感觉我虽然年纪小,但在这行干不会吃亏。”

带着十足的自信,王永钢从外地一口气拉回来十几吨西红柿等各类蔬菜,在菜市场做起了蔬菜批发。似乎是对小伙儿自信心的回应,王永钢摊前菜贩络绎不绝,不到一周时间十几吨蔬菜就卖完了。

蔬菜见底后,王永钢核算起了账。“当时感觉少说也得赚300元。”王永钢回忆,“结果不算不要紧,一算发现不仅没赚钱,还亏了十几元!”

“是不是算错了?”王永钢又反复对着账本合算了几次,但结果依旧冰冷。

“咋会亏了?”王永钢的脑袋嗡嗡作响,“进菜前我算过好几遍,除去运费等花销,运回长葛按市场价卖肯定有的赚,虽然中间运输、储存难免会消耗一部分,但也不至于亏钱呀!卖菜时用的也是我自己的秤,也没法缺斤少两啊!”

王永钢没想到他的秤还真“缺斤少两”了。算完账后,心里十分郁闷的王永钢和菜市场几个年长的菜贩谈起了这事。从老菜贩那里,王永钢才弄清楚是有人用石子把他的秤垫起了一个角,所以秤称出的重量比实际的要少!

“主要是因为我年纪小,一没有戒备心,二没有经验,也没有每天核算账本。”王永钢叹息道,“那时光顾高兴了,每天晚上收摊儿就请朋友一起吃饭。要不是花了不少钱,我肯定早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尽管第一笔生意就被坑,抱着创业难的心理,王永钢还是坚持做了两年蔬菜生意。但时间越长,王永钢越感觉干蔬菜批发并不是个好选择。

“说实话,做了两年批发没赚到什么钱。”王永钢说,“我觉得除了我经验不足外,主要是蔬菜受天气影响太大了,天要不好,种植、运输都受影响,那时信息流通也没现在方便,啥菜行情会变好,啥菜行情会变差,没人说得准,这让我吃了不少亏。”

正是有了这种想法,王永钢放下了维持两年的蔬菜批发生意,走进了从未接触过的机械加工行业,干起了业务员。

“虽然长辈总是教育我别惹事,但我要是因为这两句威胁就吓跑了,也太憋屈了,所以我当时心想,你们越骂我越要把单子谈成。”

1993年,刚满18岁的王永钢进入老城镇本地一家机械配件厂做起了业务员。时值上世纪90年代初,以“黄河磨具厂”“长葛开关厂”(即黄河旋风集团前身与森源集团前身)为代表,长葛各种配件厂、磨具厂遍地开花,都处于市场开拓期。因此,王永钢和许多同龄人便一道成为了这些工厂开拓市场的“先锋”。

王永钢回忆,那群开拓市场的“先锋”,后来回到长葛后,很多人都成为了制造机械配件等产品的企业主。

“那时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就连有线电话都很少,开拓市场全靠业务员出去跑。”王永钢回忆,“我记得当时跑业务的几乎全是没结婚的毛头小伙子。”

从小跟父母做蔬菜生意的王永钢对这份工作并不感到陌生,明知需要常年在外奔波,王永钢却依旧对这份工作充满期待。“说白了销售也好,卖菜也好,都是和人打交道,我心里感觉没啥不一样。”王永钢回忆,“虽然刚接触机械制造行业,但我就是感觉这行有前景。”

抱着这样的心态,王永钢接到了他业务员生涯的第一个任务——把配件卖到洛阳市的第一拖拉机厂。王永钢到了洛阳后才发现,这个任务比想象的难。

“第一次到一拖,我就发现大门口有一群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青年在转悠,看到我进厂院,他们瞅了我好几眼。”回忆起当时场景,王永钢记忆犹新,当时我急着给客户介绍配件,并没在意这群眼神不善的同龄人,更没想到这群人其实就是我的竞争对手。

一次展示介绍并不足以让一拖的采购人员下定决心。走出厂院大门,王永钢一边往外走,一遍盘算着下次登门的时间,但走到半路,王永钢感觉不对劲,那伙儿跟自己对上眼神的青年一直跟着自己,并且慢慢围了上来,嘴里骂声不断。

在对方的威胁与谩骂声中,王永钢终于弄明白,这伙儿人其实也是业务员,他们是在用这种非常手段逼其他业务员离开。“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外地当时有不少厂招业务员就招这种‘二流子’,专门用这种方式排挤竞争对手。”王永钢说。

王永钢不想退缩。“虽然长辈总是教育我别惹事,但我要是因为这两句威胁就吓跑了,也太憋屈了,所以我当时心想,你们越骂我越要把单子谈成。王永钢说,当时有两个人骂着骂着就对我动起了手,我一看势头不对,踹倒一个就跑了。

抱着一定要把供货合同谈成的念头儿,王永钢又接连往洛阳一拖跑了三四趟。有了第一次被围的经验,王永钢不得不小心起来,每次去一拖他都刻意躲着那群“同行”。“当时我就这样‘偷偷摸摸’地把供货合同给敲定了。”王永钢笑道。

多年之后回顾当时的经历,王永钢最感慨的是生活不易。“他们(竞争对手)采取的手段绝对是错的,但归根结底也是为了挣钱,只是这种方式让人不齿!”

“说实话2008年我33岁了,要创业还不算晚,但要继续当业务员可就是‘大龄员工’了。”

从1993年到2008年,王永钢在业务员岗位上一做就是15年。“说起来有点说不出口,2008年前我手上还有十几万元,结果过年打牌输了大半。”回忆起打牌输钱,王永钢唏嘘不已,“以前我打牌只是小打小闹,但那年过年跟着魔了似的。”

输钱后,王永钢如堕冰窟。“当时一是感觉很后悔,觉得打牌实在太不应该了;二是感得这辛辛苦苦跑业务挣来的钱看着怪多,实际上也不顶用!”王永刚感叹道,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得创业。 

“还是得创业做生意挣钱。”33岁的王永钢心里重新泛起了强烈的创业念头儿,“说实话2008年我33岁了,要创业还不算晚,但要继续当业务员可就是‘大龄员工’了。并且之前做业务员也攒下了不少人脉,对机械配件的生产流程也已经足够熟悉,所以当时我感觉这次创业比16岁那次有把握!”

这次创业,王永钢把厂址选在了东关社区北边。随着两间毗邻镇养鸡场的车间建起,王永钢的创业之舟再度起航。

从2008年初创办盖瑞机械开始,王永钢厂里的工人就主要是东关村的街坊,时至今日依旧如此。

“当时长葛生产减速箱的企业并不多,这是他们愿意等我半年的主要原因。”

从2008年到2015年,作为钢筋调直切断机等建筑机器重要配件的减速箱是盖瑞机械的主要产品。十套、五十套、一百套……从2008年开始,王永钢接到的减速箱单子越来越大。到2015年,厂里生产的减速箱供应着长葛不少机械制造厂。

但减速箱其实是王永钢“意外”接到的单子,并不是他刚开始就生产的产品。2008年,刚做上老板的王永钢并没有接到多少大单子。虽不时安慰自己刚开始生意少是正常现象,但王永钢不免还是有些沮丧:“说起来是创业开厂了,但厂里一直只有从本村招来的三四个员工,有单子时干干活儿,没单子时只能让他们回家歇着。”

因为订单不足,那时盖瑞机械车间里新安装的机器总无法持续运转,充满钢铁颜色的车间总是异常安静,但一位“不速之客”打破了王永钢厂里的宁静。

“那天我正在厂里谈事,一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带着个‘铁盒子’来到了厂里,问我能不能做这个‘铁盒子’。”看到有客上门,了解到对方来自南席镇后,王永钢没有犹豫便接下了单子,“说实话,当时我想的是不管能不能做,只管先把单子接下来再说。”

接下单子后,王永钢却发现这“铁盒子”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做。“要是只看外边,就只是个铁盒子,但我把样品拆开一看,里面各种零部件,看得人头皮发麻。”

没办法,单子接下了,硬着头皮也得做,王永钢只好找到厂里一位熟手,两人趁日常生产的空余时间试着做,这一做做了将近半年。“要说钻研,也没咋钻研,因为里面再精细,说白了也就是齿轮的组合,主要是大大小小的零件有许多以前没接触过,在这上花了大量的时间。”王永钢说。最让王永钢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做了半年客户居然一直耐着性子等了下去,直到他把首批预定的十台安装完毕送到了对方厂里。

“当时我心里其实有些发憷。”王永钢回忆,“毕竟拖了半年,虽然对方愿意让我送过去验货,但我也不好意思问他们要货款了。”

让王永钢没想到的是,对方验完货之后不仅全部收下,还按自己出的单价一次性给足了10000元货款,这让王永钢一下兴奋起来。“对方这么热情,说明这东西市场上缺呀!”王永钢说,“后来我跟他们一打听,弄明白了,当时长葛生产减速箱的企业并不多,这是他们愿意等我半年的主要原因。”

现在在盖瑞机械厂里,仍能看到一排排裸露着金属色泽的机器,这便是当年带给王永钢和盖瑞机械发展机遇的“减速箱”。

这单拖了半年之久的减速箱生意一下让王永钢看到了商机。眼看当时长葛做建筑机械制造的越来越多,减速箱的需求量肯定越来越大,自己又好不容易琢磨出了生产要领。“这活儿能干!”本来心里七上八下的王永钢一下吃了个定心丸。

“现在赖好有点儿资本了,我想做的不止是把长葛的建筑机械产品卖出去,还要把品牌打出去!”

伴随着长葛建筑机械行业的发展,王永钢起步时只有两个小车间的小厂,如今已变成了4个大车间的大厂。但做减速箱的厂越来越多,王永刚发现自己厂里生产的减速箱变得没那么“热乎”了。

“减速箱其实没啥技术含量,开始因为‘物以稀为贵’,一台减速箱造价700元可以卖到1000元,但到2014年时,差不多只能按原价卖了。”王永钢回忆,就是在那时,我开始思索企业转型。

2015年,在咨询了几位建筑机械行业的前辈后,王永钢决定转型做钢筋调直切断机。“当时主要是考虑到平时供货最多的就是钢筋调直切断机制造企业,对这行比较熟悉,再者我们车间里已有完整的减速线生产线了,正好可以把这条生产线利用起来。”王永钢说,“虽然单做减速箱不挣钱,但我们自己做肯定比买别人的要划算很多。”

2018年9月,王永钢带着自己生产的近10种调直机参加了在无锡太湖博览中心举行的2018全国建筑机械及矿山机械交易会。

现在盖瑞机械主要产品已悄然从各类减速箱更换成了各型钢筋调直切断机。王永钢介绍,现在企业年营业额近千万元,他也有了一个新目标——“做长葛的钢筋调直切断机大王。”

“我这辈子算是‘死磕’建筑机械行业了。”王永钢笑道,“年轻时候一穷二白,我和同行们凭着一股闯劲儿做销售,想方设法把长葛的机械产品往外推销,现在赖好有点儿资本了,我想做的不止是把长葛的建筑机械产品卖出去,还要把品牌打出去!”

赞(100)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